首页>委员风采

王恋英:捍卫军旗

2019-08-20来源:人民政协报
A- A+

◆王恋英简介:

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,第十二、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,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副主任。先后夺得5次团体冠军,5次个人世界冠军,14次打破个人、团体及单项世界纪录,被总参谋部授予“军体楷模”称号。
军人运动员,也许比别人尤其懂得这种感受,“当你心里装着军队、装着国家,在任何时候都觉得强大。”

日常里不穿军装的王恋英,跟朋友在一起就是简单的修身T恤和运动长裤,蹬上一双运动鞋,头发随意在脑后扎个小高辫。没有赘肉傍身,近50岁的人挺拔健美,身姿不逊色在街头行走的运动潮人。

8月13日晚8点多,王恋英的朋友圈更新了:前额头发里冒着汗珠,粉色运动衫浸染出深浅不一的汗渍,眼神和面部肌肉呈现出比平时更放松的状态。这天工作结束后,王恋英特意去跑了个10公里、完成了50个俯卧撑。

35年的军体运动生涯,给王恋英深植下一个理念:“任何时候,都需要好的体魄和体能状态!”

尤其,10月18日,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即将在中国武汉举行。作为全军唯一的军事体育训练机构,王恋英所在的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,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备战军运会。

中心办公大楼门口的电子倒计时牌上,显示距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还有××天,即××××小时××分钟××秒。数字随着10月18日的临近不断递减,也提醒着每一个人,捍卫军旗之战,仍将继续。

意志——

时刻准备着

北京市丰台区射击场路12号大门前的公交站牌上,“八一射击场站”的站名就有着独特的军事特色。2018年1月,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在此地组建成立。

这支全新的军体队伍如今包括八一射击队、八一篮球队、八一排球(沙滩排球)队、八一军事五项队、八一海军五项队、八一体操队等20多个专业运动队。目前,中心上下齐心备战军运会。

“武汉已经去过两三次了,还要再去。”作为军事体育训练中心副主任,王恋英这次参加军运会,不再以运动员、教练或队长的身份,作为赛事管理工作者,她需要关注到所有参赛项目以及赛事背后的准备工作。

紧锣密鼓的备战氛围,从踏入军体中心的大门起,就直观感受到了。

7月中旬上午9点多,烈日当空。

一个个穿着运动短裤、光着上身的小伙子正匀速奔跑在军体中心的主道路上。他们的皮肤早已晒得黝黑,在汗水均匀覆盖下异常闪亮。“跑大圈的,就是八一军事五项队。”循着军体中心政治处宣传干事王景所指,在极目可望的训练场上,八一军事五项队女队队员们也正在进行蹲跳练习。这是她们开始500米障碍跑之前,要进行的热身运动之一。

走近训练场,跑道上的两位女队员已经就位,正等待教练李春梅发出指令。口含教练哨的李春梅是王恋英的师妹,也曾在这条跑道上,踏出过自己的青春印迹。

那是什么样的印迹?

有一组数据可以释放想象:八一军事五项队的金牌运动员到退役,至少要跑4万多公里越野,在5米绳梯爬上跳下7000多次,在一尺高的低桩铁丝网下匍匐钻爬80多公里,投无柄手榴弹30多万枚,在障碍泳道里游4000公里。

没有节假日,日复一日地重复训练,落在别人眼里不乏枯燥。与运动队接触久了,就会发现,一旦开始备赛,运动员们就需要一直准备着,每一天都在重复这一套。

当运动员时,王恋英也是每天必定在训练场上,“一直练着,慢都没事。可一旦停下来,就完全不是那回事了。”

选择做运动员,必须选择时刻准备着。这时刻准备,不仅仅是速度和节奏等方面的体能保持,更多是意志层面的自律和约束。

时刻准备着,就不能像同龄人那样在外饱享口腹之欲,对入口的每一样食品、饮料包括药品,运动员们需要分外小心。

时刻准备着,意味着不论训练、比赛还是回家,所有行踪都要上报,以便在飞行检查到来时,运动员本人能及时出现。

时刻准备着,就是女运动员也就不能贴面膜、化妆,防止一些添加剂经过皮肤渗透进入身体,影响到职业生涯。日常中,她们用到最多的“化妆品”,也就是红药水、止痛膏。

年轻时,王恋英也十分爱美,在街上看到花枝招展的女孩子,总忍不住多看两眼。可羡慕归羡慕,在军体项目中,从没有人把比赛当成比赛,“穿着军装,就是打仗!”

“无论是比赛还是训练,都一直保持在战场上打仗的精神状态!”就像王恋英所说,这种时刻准备着的信念,也正是八一军事五项队自1980年2月成立以来,能十多次蝉联世界冠军的原因。同时,也是她自己成为军体楷模的原因。

体力——

肉体与钢筋水泥的较量

23岁,王恋英和队友们本色出演了一部电视剧。这部以女子军事五项队组建为原型的《神圣的军旗》,开场一个镜头令人深思:八一军事五项队队长带队比完赛回国,看到单位大门上悬挂着“军事五项集训队获团体亚军胜利归国”的欢迎横幅,当场质问:“两军打仗,第二也算胜利?!”

和战争一样,竞技体育也是零和博弈,无论从身体对抗、耐力比拼还是技术完成,胜者只有一个。

“体育的精神就是战胜,战胜了困难,就是成功。”作为军人运动员,王恋英坚信,竞技体育与军人打仗有一定的互通性。尽管,竞技体育是残酷的。

以军事五项为例,场地设置都是模拟战场环境,接近人体生理极限,受伤几率也是所有体育运动中最大的。“掉皮掉肉很正常,断胳膊断腿也是有的,崴脚就算是小伤啦。”王恋英形容这就是肉体和钢筋水泥的接触和较量。

采访当天,训练场上一位女运动员正一瘸一瘸地边走边嗬嗬哈气:“每走一步都钻心啊,脚底磨了个大泡……”可还没等她说完,几十米外忽然传来一片惊呼,另一位女运动员在翻越障碍训练时突然摔了下来。一阵忙乱后,受伤运动员用冰袋捂着胳膊肘,龇牙咧嘴地往门诊去了。

教练李春梅不放心也跟了过去。一路上,她不断唠叨数落的样子,好似一个陪孩子备考的妈妈。“这种情况哪儿敢经常有啊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“赶上疲劳了,注意力一不集中,就容易受伤。”……

几天前,李春梅在训练场的地桩网上,发现了一小截露头的铁丝,训练时刚好把一个队员的后背划拉了一个长口子。再看到新铺沙子里的小碎石块,李春梅气得把负责维修的厂家叫过来,冲着就是一顿嚷嚷:“这要是硌着、划拉着的是你女儿,你心疼吗?!”当场盯着他们把沙子重筛了一遍,给露头的铁丝加了一层软管。这回,又赶上队员在考核前拉伤了韧带,怎么不急?

而听说了有人受伤,王恋英的神情立马严肃起来,连忙追问是谁。她担任过八一军事五项队队长,这批运动员中,有一些就是她任队长时招进来的。

其中,9次夺得世界冠军的王堂林的情况,王恋英就比较熟悉,“她提干了,成家了,孩子还那么小,再回来训练,对个人其实是有一些风险的。”就因为“我要打军运会”这一个理由,产后3个月,王堂林就归队了。要在生产完的几个月里恢复体能,是个很痛苦的过程,个人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而最近,教练李春梅正带着女子队在昆明进行高强度集训,王堂林也在其中。

竞技源于战争。军事五项更是直接产生于军队。

1945年,二战硝烟刚刚散去,在法国美丽的莱茵河畔,欧洲盟军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演习。担任空降任务的荷兰伞兵着陆后迅速集结。他们全力奔跑,越过了弹坑、铁丝网、壕沟、火力封锁线,提枪射击,一枚枚手榴弹投向了“敌人”。这一幕幕被年轻的法国上尉亨利·戴布鲁斯看在眼里,他由此改编形成了一套陆军训练方法,取名为军事五项。

从此以后,包含200米标准步枪射击、500米障碍跑、50米实用游泳、投弹和8公里越野跑(女子为4公里越野跑)的军事五项比赛,在不少国家中开展起来。

今天,现代战争形态早已发生深刻变化,信息科技含量高,近身搏斗少而远程打击多。那军事体育训练的现代意义又是什么?

“真正的较量,不是一两秒的事,周期往往需要更长,凭借过人的体能和坚韧的意志,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。”王恋英从正反两方面快速作答:“否则光有先进武器装备,没有人去操作,也是打不了胜仗的。”

技巧——

体育是一门科学

技术和体能,好像两个永不疲倦的赛跑运动员。

“技术动作完美了,力量就会显得差一点。力量练好了,就会加快速度,而在加快速度过程中,可能会造成技术动作新的不合理。当技术动作再次调整后,力量又会不够了……”

外人看起来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训练,其实是运动员技术和力量一次又一次地相互匹配,又是他们不断认识自我、突破自我的探索和积累。

这种不断而来的体悟、改进、提高,帮助王恋英尽量少地受到伤病影响,训练持续时间比较长。运动生涯中,王恋英曾14次打破个人、团体及单项世界纪录,是国际军体理事会军事五项世锦赛有史以来第一个实现个人“五连冠”的女运动员。

2000年,国际军体理事会为王恋英做了一个惊人决定:将军事五项女子个人流动奖杯“挑战者杯”永久授予她。当今世界,她是唯一获此殊荣的女军人。

尽管今天,“搞体育的四肢发达、头脑简单”的偏见仍然存在,在不了解体育的人眼里,也普遍对体育训练有着深深的误解,“不就是考什么练什么嘛!”

“你每跑一步,都会有更科学更合理的动作去完成它。”经常去基层部队做一些训练指导的王恋英,一度针对这些偏见和误解,加强对体育科学理念的普及。

相比较体能项目,王恋英自己的强项也是在技术项目上,这方面的琢磨以前就有不少。

训练50米实用游泳,王恋英通过2米高的爱尔兰高板,能像男队员那样用双立臂上翻过障碍。过50公分高的水中平台,一般运动员都是手脚并用爬上去再跳过去。本身就是练游泳的她,水性好过一般运动员,她独创了一项双立臂上平台的经典技术动作,一下子就提高了越障速度。

“通过时,先依靠水中的下半身朝上起推力,左手抓台,右手再上,就能够不停顿地通过水障平台。”这么一来,王恋英的越障速度可缩短0.3-0.5秒。按照1秒等于24分的比赛规则,她的比赛分数能够领先7分到12分。

解决技术障碍,有更科学的技术动作可以实现。同时,体育运动的保障手段也越来越科学了。现在不仅有专门的科研人员实时对运动员的生理、生化状态进行监控,医疗人员也会针对运动员个人情况进行调整。

“手段方法都比我们那时候先进多了!”王恋英现在作为中心副主任,管理的就是这一块。对比体育训练和行政工作的区别,王恋英觉得那是不一样的两股劲,“好在研究的是自己熟悉的领域,也没问题。”

有意思的是,在本职工作和政协工作之间,王恋英无师自通地找到了共通点,开始了“移花接木”。

前不久,围绕军事体育训练的实施情况,王恋英带队在基层部队进行调研。一改过去走完看完,结束时开个会、写个报告上交的做法,调研的每一晚,王恋英有意识和同志们坐在一起交流。就这么边走边汇总,边汇总边研究,等到几天的调研结束时,所有人的头脑里对主题都有了比较清晰的框架。就连刚开始有压力的工作人员也从中尝到了好方法的甜头,报告完成得更轻松了。

这方法,是王恋英向全国政协“借”来的。

今年5月,王恋英随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调研组在江苏调研时,留意到,带队的全国政协副主席每晚都和委员一起,就白天的调研交流看法、收集经验,交流的形式轻松,调研的收获却很大。

这要搁在过去,王恋英或许会对这种商量来商量去的方式有一些看法,觉得不够干脆。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,王恋英现在逐渐体会出这种与众人协商的好,“万一有人说到了点子上,就很管用。这也是学习,还能听听别人的思路。”

精神——

世界冠军也是普通一兵

有人替王恋英超乎常人的训练做过计算:训练越野跑8万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赤道两圈。练高障碍要从两层楼高的5米绳梯上纵身跳下7000次。练障碍游泳要在水障重重的泳道里游8000公里,相当于横渡渤海60次……

因此,很多人视王恋英为军体界楷模,说她创造了军人的神话。“我们也是女儿、妻子、母亲,无非比别人多了身军装。”10岁开始练游泳的王恋英12岁就到部队、14岁入伍,离开父母,从小就长在了军营里。

而过个一年半载回趟家,父母发现,部队把这个丫头教得是越来越独立。

“你的素质很全面,很适合练现代五项。”16岁时,游泳教练叶瑾对王恋英说过的这句话,使得王恋英顺利从游泳改到了现代五项,没几年就获得了女子现代五项的全国冠军。

“对一个专业运动员来讲,就是要达到冠军这一步,再尽可能久地保持纪录。”所以当王恋英要放弃现代五项、改练军事五项时,当时的队长、教练谁都不同意,甚至队长几乎要辞职不干了。

有的人现实一些,就有另外一些人理想一些。

“付出了这么多,到了收获的时候,你就不要了?”听不进去苦口婆心,王恋英还是执意要挑战纯军人项目。真到了不熟悉的领域,就不再是过去的冠军,一切需要从头开始。

“竞技场上,非赢即输。但人生就不一样了,成功和失败的界限其实并没有那么分明。”这里吃点亏、那里占点便宜,反而让王恋英想得更明白,赛场上自古只有“争第一”这华山一条道;而人生就开阔自由多了,条条大路可通罗马。

就好比运动员这碗青春饭端不了一辈子,最多到30岁,就该考虑退役了。“退役后的任何选择,其实也就等于从头来过嘛。”

在军体训练中心大楼里,做着一份普通工作的某个人,可能就曾是驰骋赛场的世界冠军。

世界冠军也是普通一兵。看起来不那么壮实的小伙子,可以在你的瞠目中扛着一米多高的铁皮柜子,从这屋腾挪到那屋。他原来曾是名举重运动员;而某个抱着一摞报纸身姿敏捷从你经过的小伙子,退役前是体操世界冠军……

即便如王恋英这样走上过运动巅峰的全能女兵,刚到新岗位时也曾因说话做事的分寸拿捏得不准,受过一些委屈。“好在我们运动员适应能力强,走到任何岗位,也不会觉得苦。”

如今虽然身居幕后,王恋英还是偶尔会想起赛场上的辉煌和那些青葱岁月。

1994年巴西军事五项世界比赛中,王恋英和同组40多个国家的男女运动员一起,正准备进场。不知怎的,巴西队员唱起了巴西国歌。孤身立在一群外国运动员当中的王恋英一下子被点燃了斗志,就好像要提枪打仗一样,也一股劲儿地大声唱起了中国国歌。

她就这么一路唱着国歌,一路走进了赛场。当时站在隔音玻璃外的教练并不知情,看着王恋英张着嘴,还以为她跟别人在交流着什么。

那一场比赛厮杀得异常激烈,王恋英却发挥得特别好,射击成绩的纪录到现在还保持着,199环。

军人运动员,也许比别人尤其懂得这种感受,“当你心里装着军队、装着国家,在任何时候都觉得强大。”

不久,捍卫八一军旗之战,又将再次打响。

版权所有:澳门银河官方直营 京ICP备08100501号

网站主办:全国政协办公厅

技术支持:央视网